对于国人来说,不知不觉间,我们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变得微乎其微,大国防疫之下,新冠疫苗的大面积推行,无疑让国人在这场疾风骤雨中纷纷登上了诺亚方舟。

新冠病毒真的这样可怕吗?相对于艾滋病毒而言,能用疫苗压制的病毒还算是善类,而今天我们要聊的,恰恰是为啥新冠疫苗如此快速得以研发使用,艾滋病疫苗却不行?

一、同样是病毒,新冠与艾滋的差距远在千里之外

想要搞懂病毒问题,先来科普一下病毒这个微小生物比较靠谱。从医学角度来看,形容病毒的标准答案便是:一种个体微小、结构简单,只含有一种核酸,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以复制的方式增殖的非细胞型生物。从核酸角度也就是结构角度来分类,这一类生物可以分为四大类:单链RNA病毒、双链RNA病毒、单链DNA病毒、双链DNA病毒。

在这里补充一点,“核酸”便是基因链条DNA和RNA的统称,这类名词对于如今的人们应该都不陌生,亲子鉴定本质是DNA检测,而新冠核酸检测本质便是从根本上确定被检测者的身体里到底是否存在新冠病毒。

图为DNA和RNA的区别

而要说这类生物体为何能够在其他生物(人或动物)体内进行传播,大家可以将其看成是病毒的生存方式,换言之,我们讨厌的病毒传染,在病毒看来,自己做的就是分内之事。病毒为了活下去,就必须在宿主体内“借鸡下蛋”,它们借由宿主细胞不断完成自我的复制,产生新一代病毒,如此过程在单个宿主体内进行叫做“感染”,宿主与宿主之间进行便叫做“传染”。

搞明白以上几个基础问题,就会大大方便大家对接下来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世间病毒千千万,真正决定新冠与艾滋病毒的不同之处便是它们的核酸结构。新冠病毒是单链正链RNA,艾滋病毒则是双链正链RNA,而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便在于是否存在可以逆转录插入人体的基因组。说到这,也就来到第一个重要环节:

图为艾滋病病毒的结构

什么是病毒的“逆转录”?

喜欢做一个形象的比喻,比方说,病毒感染相对于人体是一个强盗打劫的过程,不具备逆转录特质的病毒往往只会打劫你当下的钱财,可具备逆转录特质的病毒手法就好似一位十分善于伪装与洗脑的“好朋友”,在不知不觉中让身体对自己完全放下警惕并为它所用,这种强盗想要的绝非是你此时的钱财,而是将你变成终生的奴仆,是不是更加可怕呢?

当病毒在人体内进行逆转录,也就意味着,这种病毒将与人体合二为一,病毒的核酸序列将成为人体核酸序列的一部分。所以说,艾滋病毒的可怕之处便在于可以进行逆转录,而新冠病毒却不具备,而这一点恰恰成为了科研人员研发两种病毒疫苗的分水岭。

图为病毒的逆转录过程

二、起点决定终点,病毒本质不同决定疫苗研制难度的天地之差

接着上面提到的逆转录问题,我们点对点集中延展到病毒疫苗研发难易度问题。

在这里,我还要先对疫苗研制的原理为大家进行一次科普。

很多人都盲目地以为疫苗的功效本质是在提高人体的免疫力,实则不然。疫苗是被去毒后的病毒,也就是说,经过处理后,病毒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我们可以在演练中轻松战胜病毒并熟悉制服病毒的流程,当真正的病毒来袭时,即便制服难度比先前演练要难出许多,可我们依旧可以轻松应对。

图为疫苗的制造和使用过程

所以说,疫苗进入人体后,免疫系统演练结束时,真正的病毒来袭,免疫系统会自觉、有效地做出应对,不知不觉中战胜病毒,这才是疫苗的防疫本质。看到这,我们至少会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能够用疫苗免疫的病毒都会变成渣渣级别,这种方式的免疫堪称釜底抽薪。

说到这,很多人一定会有这样的疑问,那就是既然疫苗如此有效,包括新冠疫苗在内的诸多疫苗都可以用此法研发,我们同样将艾滋病毒进行去毒处理不就可以拿到相应的疫苗了吗?答案是不行,那就是恰恰源于艾滋病毒的逆转录特质导致了一个最让人头疼的问题,科研人员无法获得适合所有人的艾滋病毒毒株。

图为病毒的逆转录过程

懂了前面讲解的逆转录,大家就可以明白这是为何了,本质上每个人的核酸都不相同,而当艾滋病毒基因链与不同宿主合二为一时还会不断发生变化,所以说,即便科研人员能够就某种艾滋病毒株研发出疫苗,也会因为时效性而立即作废。

另一方面,病毒进入人体后,即使不会与人体核酸合为一体,病毒也会独立存在,我们的免疫系统在接种疫苗后将其一一铲除一般只是时间问题,可“好朋友”式病毒就没有这样简单了。想想被我形容为“给身体洗脑”的逆转录特质病毒,它们存在于人体中,会不断以特有的方式与人体核酸序列融为一体,除此之外,这样的“好朋友”还极为善于伪装,也就是医学角度提到的免疫逃逸能力。

当新冠病毒在人体内成为过街老鼠、免疫喊打时,艾滋病毒却能堂而皇之用自身特有的结构躲过免疫系统的追查,就好似在为身体洗脑,当身体对艾滋病毒麻木不仁时甚至为它所用时,这种传染病的威力也就显得相当可怕。源于无法获得广谱大众的艾滋病毒株,再加上艾滋病毒会在不同的宿主体内时时发生着变化,仅凭这一点就注定了艾滋病疫苗的研发难上加难。

所以说,用一句笑谈来形容这一科研难题:站在明处的敌人永远可以战胜,而躲在暗处的才是最深不可测的。当然,有关于艾滋病疫苗研发为何如此艰难,还有许多受限制因素让科研人员久久无法克服。

就比如,在通过阻断逆转录来抑制艾滋病毒这一领域,耐药性成为了极难克服的问题。除此之外,相对于其他病毒类型,艾滋病疫苗的研发缺乏成熟的动物模型也是科研的一大瓶颈。不过,经过漫长的等待,有关于艾滋病疫苗的研发方向,世界科研领域已经日益成熟,就目前取得的成果来看,人类克服艾滋病的希望并不渺茫。

无论如何,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保持健康生活,切莫在身患艾滋病时才追悔莫及,如此才是远离疾疫、保持健康的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