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课堂上讲摩尔根的果蝇杂交实验时,每次说到子一代的红眼雌果蝇会与亲代的白眼雄果蝇进行交配,或者与子一代的白眼雄果蝇进行交配,学生都会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在下面窃窃私语,我明白,他们一定是站在人的角度考虑了伦理问题,觉得这是一种奇怪的交配方式。但事实上,这种交配方式在育种中是十分常见的。

1910年5月,摩尔根的“果蝇室”里诞生了一只白眼雄果蝇,而它的兄弟姐妹们的眼睛都是红色的。显然,这个“白眼睛”是个突变种。

10天后,这只白眼果蝇和野生型红眼果蝇杂交产生了1240只后代。

又过了10天,由白眼果蝇的子代彼此交配产生的后代一共有3470只红眼子代,782只白眼子代,其结果与孟德尔分离定律相符。

摩尔根利用子一代中的红眼雌果蝇与白眼雄果蝇进行交配,来验证他和同事的想法,即控制白眼的基因位于X染色体上,而Y染色体上不含有它的等位基因。这里的白眼雄果蝇来源有两个,一个是亲本中的白眼雄果蝇(该果蝇并没有在完成杂交后立即死亡),一个是子二代中的白眼雄果蝇,这两种来源的白眼雄果蝇与子一代中的红眼雌果蝇的交配都可以称之为回交,回交就是像这样子代和两个亲本的任意一个进行杂交的方法。

回交有什么好处呢?

在育种工作中,常利用回交的方法来加强杂种个体中某一亲本的性状表现。回交可以巩固基因突变的性状,比如摩尔根就用回交的方式增加了子代中白眼基因的比例。

我们也可以从1865年2月孟德尔在布尔诺学术会议上的首次报告中看出,回交的“返祖趋势”快于自交。

在植物的育种中,人们就利用回交的这个优势,进行了多种育种改良,比如:为更好地利用矮败小麦在山西开展轮回选择创制优异小麦新品系提供有益参考,科研人员用引进的矮败小麦和当地主推品种连续回交3次,研究分析其后代群体可育株和轮回父本的产量及品质性状。结果表明,回交后代可育株的株高低于轮回父本,而硬度、千粒质量、蛋白质含量、湿面筋、沉降值、容重均高于轮回父本。

在动物上也有很多应用,比如:为了提高拜城油鸡的饲养效益,兼顾拜城油鸡与良凤花麻鸡品种优势,利用拜城油鸡的公鸡与良凤花母鸡进行第1次杂交,得到杂交一代,再利用杂交一代青脚母鸡与拜城油鸡的公鸡进行回交,得到子二代,选取子二代青脚母鸡与良凤花青脚公鸡进行回交,得到油麻鸡F3B型,测定分析了F3B型公鸡和母鸡的屠宰性能指标和肉品质指标。结果表明:拜城油鸡通过与良凤花麻鸡杂交后,其F3B型后代屠宰性能与肉品质有明显改善。

除了在育种中用到回交以外,保护濒危物种的过程中也会应用回交。

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平塔岛象龟有一只非常出名的“孤独的乔治”,而全世界也只有这一只平塔岛象龟,为了能够让这个物种延续下去,人们想通过让乔治与近亲交配后子代再与乔治回交的方法延续,可惜的是乔治的两次交配都没有留下后代,最终这个物种伴随着乔治的去世而消失。但回交的这种方法是可以用于保护濒危物种的。

利用回交的方式人们会保留好的亲本性状,使后代有更优良的品质,但当人们掌握了这种育种方式后,也可能会利用它繁育出一些迎合人类想法但对动物带来痛苦的后代,比如:折耳猫的繁殖。

折耳猫是带有遗传性骨骼问题的猫,折耳虽然看起来很萌,但其实是小猫骨骼问题外显的一种表现,除此以外小猫体内还有一些没有变现出来的问题,会给它带来痛苦。而有些人为了更多的繁育折耳猫,用回交或者两只折耳猫杂交的方式让后代出现折耳猫的机率增加,但这些繁育下来的小猫身体会更加痛苦,是不人道的。

“当手里拿着锤子的时候看什么都像是钉子”,我们或许总会想到回交的伦理问题,这是因为我们站在了人的角度,从植物的角度来看,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而从动物的角度来看,回交确实是一种能够保有某一亲本性状的好方法,方法本身是好的,只是不要用来增加动物的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