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师是我的小学老师。

三十年前,我读小学五年级,那时小学五年制,五年级是毕业班,张老师教我数学。小学五年级学生只有参加全乡组织的考试,优秀者才能到镇上的初中上学。我的全班二十多个学生,最后考上初中的只有8个同学。

虽然乡村学校不大,只有十多位民办教师,教毕业班的老师,是全校优选的教师。所以,一直教五年级数学的张老师,是学校里教学水平比较高的老师。

张老师是高中毕业的民办教师。教我那时张老师尚年轻,他的儿子与我同班同学,关系不错。

一次,和张老师的儿子交流,他说,2014年,张老师退休了!我问张老师的情况怎样?我祝福说,教了一辈子书,也该安享晚年了。同学说,退休时,人老了,也聋了,和他说话,必须用大声音才行。同学说,张老师退休时有一件事,心里一直搁不下?退休时,依然是小学一级教师职称。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有无穷的遗憾。全校老师,只有他一个人是在初级职称退休的。

同学讲,本来张老师一直都有向上晋升职称的机会,起初他争取了几次,没有成功,就放下了。一直到退休前,省里教育厅有一个文件,凡教书三十年以上,年满55周岁可以直接申请晋升中级职称, 不占用正常的职称指标。张老师非常高兴,认为有了希望。

那一年,张老师和同校的李老师都符合条件,他们就把申请表填好交上了。

交表之后,李老师和张老师商量,咱们是不是给乡里管这事情的中心校长送点钱,不然,最后一次机会别耽误了。张老师说,不用送,这是省里的政策,中心校不会卡我们?

后来,李老师的职称通过了,而张老师没有通过。

上面说,张老师的学历毕业证有问题,上面没有通过,所以,职称没有批下来。学校的王会计说,李老师去活动了,你没有去托关系吧!世道就是这样,有文件不假,但是,不花钱,是你的他们也不给你,这是一种“潜规则”。哪有不破费的职称!

张老师有些生气,骑着自行车跑了十多里,去乡中心校找校长理论。校长见到他来了,非常热情,也非常同情,说,几年前,你提交过一个高中毕业证,那时通知你去进修一个中专学历,你没有去,学历不合格,所以,上面没有批下来。

张老师说,这次政策是直转,没有条件要求呀!校长说,你理解错误,评职称中心校是要把关的,我们盖章是要担责任的。真的没办法!

校长说的头头是道,张老师无奈的回来了!到家,两只耳朵就听不到声音了!

今天看到一位朋友的文章《不让教师从初职退休,是对教师最起码的尊重》。

文章讲述了一位老师的情况:

作者在街遇到了一位退休的老教师,聊了一会儿天。作者问她退休时是什么职称,现在退休金多少。没想到,她的脸色马上就暗了下来。她说,自己退休时是初级职称,退休工资比别人少一大截。作者忽然发现,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她内心最痛的地方。

因为职称不仅关系到教师的收入,更关系到他们的尊严。但由于评职规则的问题,使得很多老师的职称一辈子都难以晋升,这是让他们心里难以接受的。

因为看到上面的文章,我想到了张老师的故事。

据笔者所知,有许多教师是初级职称上退休的,职称的弊端很多,这又是其让教师担忧、心情不安的一种表现。初级职称退休的教师,是教育的羞愧!

讲完张老师的故事,思考朋友的文章,对于当下的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笔者认为,职称确实应该改革时刻了。

解决职称问题,方法有许多:

第一种方法,让职称成为一种资格制度,放开名额限制,条件达成,就可以自然晋级;

第二种方法:让职称成为一种荣誉制度,是参照公务员职级制,按年限正常晋升。

第三种方法:让职称成为一种资历制度,职称和工资料脱离,职称不影响工资的多少。

当然,还有一种比较彻底的方法,职称是万恶之源,直接取消职称就可以了!

现行的教师职称制度,弊大于利,让老师们天天为职称闹心,心思多都用到教育教学以外的地方去,是教育的大不幸。